kaka

(¯﹃¯)

lea:你的真实身份是吸血鬼吗?你的目标是?

Henrik:我在寻找我的Tiffany

一年前的面试上tarjei选择了Henrik,今年他们赢得了“人民选择奖”,只有一个奖杯,奖杯由tarjei接收,四个月后tarjei把这个奖杯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Henrik,记住这个是“选择奖”意义为:他始终选择Henrik

【Dagbladet】Tarjei Sandvik Moe訪談(2017.08.18)

粉燈字屋:

【挪威原文】:Tarjei Sandvik Moe Snakker ut om livet etter den sinnssyke suksessen. 




【照片說明】:跟爸媽住一起。儘管在近年成為挪威炙手可熱的演員,Tarjei Sandvik Moe仍然跟爸媽住在奧斯陸的Korsvoll。明年他會繼續住在這裡,但同時也在為買間屬於自己的公寓而存錢。





【Chinese Translation | 中文翻譯】
翻譯/校對:HD2_0 ; jawnlock123 



《SKAM》演員Tarjei Sandvik Moe (18歲)才剛與大他26歲的Andrea Bræin Hovig (44歲)在電影裡合拍了火辣的鏡頭。私底下的他仍然還是個自由單身漢。


這位18歲的演員坐在Korsvoll的Havnabakken最高處的長椅上,這裡位處市郊,可眺望沐浴在日光中的奧斯陸。這位《SKAM》演員就是在這些美輪美奐的房屋和完美的花園裡長大的。


然而,『《SKAM》演員』正是個Sandvik Moe希望能拋諸腦後的頭銜。這陣子他在情色驚悚片《En affære》裡與Andrea Bræin Hovig(44歲)有對手戲,同時在新年期間會在Chateau Neuf劇院裡演出《Grease》裡的傻『雷鳥』Doody。我們有提到他還得完成高中三年級的學業,同時還會在全校性的才藝活動裡擔任要角嗎?


「我媽有提醒我要注意別把自己累死。但我一點也不擔心,」Sandvik Moe如是說。


他還比較擔心學校不能缺課達十分之一的上限問題。


「如果我離學校太遠,就會趕不及上課。這愈來愈是個挑戰了。」這位18歲的少年承認。


在《En affære》中,Sandvik Moe 飾演16歲的Markus,跟Andrea Bræin Hovig飾演的老師Anita發展出一段情事。他說與這位年長他26歲的女演員合作愉快,言談中盡是對同事的讚美。


在情色驚悚電影裡無可避免會有親熱戲,但根據Sandvik Moe的說法,拍攝這種戲份對他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我認為Andrea非常有吸引力,就像之前覺得Henrik(Henrik Holm,在Skam中飾演他的男朋友)是個非常漂亮的男生一樣,要與他們出演感情戲是很容易的,」他說,但同時也坦言自己原本還很怕拍攝時會覺得尷尬。


外表成為關注焦點


NRK成名劇《SKAM》裡Isak一角的爆紅,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Sandvik Moe從短短幾年前默默無名的長髮足球少年,一下子成了因《SKAM》而被崇拜、尊敬的對象,但同時也引來跟蹤與對他外表的批評。


「我自己不上社群網站了,但有時我朋友會因為一些帖子或評論給我發警報。在IG上就有人會寫些『我的天,他現在的髮型醜爆了』之類的東西。


「曾有人發過一張我的嘴唇照片,附註寫著『如果你的嘴唇長得像這樣,那你的愛情生活必死無疑』,還得到45,000讚。這些死忠粉絲對外表竟然這麼在意真的是很糟糕的事。我自己是絕對不會受此影響的,但我希望其他年輕男孩不會碰到這種事。」Sandvik Moe說。


除了他的外表,粉絲們也很關注Sandvik Moe的私生活。但與一般大眾以及媒體預期相反的,這位演員目前仍然單身。


「如果每個人都認為你已經死會了,就找對象而言真是一點幫助也沒。」這位18青年笑道。


他還認為如果他有對象的話,對方若也是名人會是個好處。


「如果我有了交往對象,我會希望她也有點名氣,這樣一來,我們就能對這世界有多瞎這點有相同共識。」他直言道。


爺爺也是演員 


對於他私生活的各種揣測他很清楚。然而,如果要他在知名與無名間選擇,他還是會選擇前者。


「別人會對你比較好。這是場有意思的遊戲,但同時也充斥著虛情假意。」


理想說來, Sandvik Moe希望「演員」與「名人」可以是兩回事。但他也明白成為一個熟面孔就是他選擇了演員這個職業並且小有成績以後,必然會產生的副作用。對Sandvik Moe來說有一點是無庸置疑的:他註定就是要當演員。


他的爺爺Torgils Moe也是個演員,曾經演出:《Norske byggeklosser (1972)》,《Olsenbandens siste bedrifter(1975)》和《Søsken på Guds jord (1983)》等多部電影。


Torgils Moe在2015年六月去世,就在《SKAM》開播的前幾個月。


「他曾涉足不同藝術領域並獲得成功是一件很棒的事。」Sandvik Moe提到身兼演員、歌手及鋼琴家的爺爺時這麼說道。


同志爭議


Sandvik Moe與《SKAM》中的對手演員Henrik Holm(21歲),因為扮演一對年輕的同志情侶而受到全球推崇。


Holm的經紀人Lene Seested,則因公開表示Holm近期將不再接演其他同志角色而引發爭議。很多人,包括VG的Morten Hegseth,都認為Seested的聲明,削弱了Holm參演的《SKAM》所提倡的將同志「常態化」的觀念,並助長了將同志視為某種特殊「類型」的偏見。


Tarjei Sandvik Moe則對Dagbladet表示他樂意再接演同志角色。


「如果這個角色是關於17歲少年出櫃的故事,除了可能看起來會與《SKAM》的劇情太相似之外,其餘都無關緊要。我不會將同志身份當成角色來看待。」他說,並補充他認為Seested引發的爭議來自於誤解。


「我希望Hnerik能接演對他而言嶄新又具挑戰性的角色。」



 



【回顧】Tarjei Sandvik Moe演活了NRK成名劇《SKAM》裡的Isak。與他合演的還有Henrik Holm,在影集裡扮演Even。Sandvik Moe表示有越來越多人在街上攔住他,告訴他這個影集給了他們多少出櫃的勇氣。   





一步一腳印


最近剛滿18歲的Sandvik Moe,在今年得到了某些「特權」。我們指的不是畢業巴士慶典活動,而是即將到來的國會選舉。


「我本來的態度比較天真,而且覺得自己不會去投票。但接著我參演了一個在談社會責任的舞台劇,所以我的態度也跟著變了,去投票是很重要的,」Sandvik Moe這樣說。


「這會很有趣,我知道自己想投給誰,」他接著說,但並未提及自己的政治傾向。


在《SKAM》的另一位演員Ulrikke Falch運用自己的影響力,來為她重視的議題發聲的同時,Sandvik Moe從社群網站上消失了。


「我認為Ulrikke所做的那些事很棒。至於我自己,我希望讓我的行動自行發聲,」他補充道:「我希望能在與劇場、電影和電視相關的世界留下足跡,我想要繼續參與那些具有娛樂性,又同時具有意義的企劃。」







【照片說明】Tarjei Sandvik Moe從15歲起就從足球訓練改為上音樂課,他對自己想要表演這點非常肯定。初期他會專注在挪威角色上。「我曾經為一個外國專案試鏡,結果被告知我演得很棒,但英文爛透了。真是上了一課。」他笑道。




你说的是我没错吧?


首先,我爱发啥就发啥。


lof不是你开的,tag不是你独占的,你不是我的谁,我们素不相识,我要写什么没必要顾虑你的感受,我想要发的东西和这个tag有关系,我没有没离题吧?谁规定lof是你看文的地方?不写文没权发了?可笑。


你要看文的话你在搜索预览那就会很明显看到我发布的并不是文,你还要点进来,这是啥意思?我可没逼你看,难不成是我写的话戳中你的心思了,可别气急败坏了~


你说“不是所有人都热衷你们那点破事?”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所有人热衷 ,我只是吐个槽,在意的人自然会参与讨论,我看评论和热度显示,对我吐槽的这个现状不满有意见的人真的不少,都很积极表达自己观点和看法。而你这种所谓不热衷的,又何必强迫自己看?你大可以无视我发的。


你说我非要用这点事把人逼退圈是啥回事,你真的有认真看我前一篇文章吗?如果因为我这篇文章就退圈 那请趁早,你不适合ship任何Cp。


我前一篇文章是讽刺这些饭圈毒瘤,这是正常个人粉或者Cp粉都厌恶避之不及的一类人,而你站在她们那边反过来排斥我,也正好说明你已经对号入座了。


有个ID叫“难受就憋着”的人吐槽我,吐槽rps粉是dramaQueen,自己名字叫难受就憋着,怎么自己不憋?你干嘛吐槽我?如果你有眼睛的话,请你仔细看我那篇吐槽以及下面评论,你才知道谁是真正的drama queen


最后说一句,我见过不少毒唯装成路人粉夹带私货颠倒黑白“打抱不平”的~我可没说是谁





没毛病,毒唯这边指着ship henjei的说rps粉最恶心那边学长和tarjei去玩就把她们给兴奋激动得脑补很多大戏了😶😬

无意中看到首页推荐tarjei话题里面有这个,就看了一眼,笑死人了,死活不肯承认是演员和演员,Henrik和tarjei的化学反应,全世界都知道的明摆着的事实这人还能自欺欺人说是角色和演员的化学反应 这是自攻自受之类的吗……把tarjei说的跟变态似的,真的是粉吗……想象一下都觉得太诡异了好嘛。


很多人都在说,tarjei最近怎么老是和这个叫kris的学长在一起?以前都没怎么见....那是因为这个学长之前在伦敦念艺校,现在回到奥斯陆了。


众所周知kris和henrik的好友数学哥是FB好友,就是因为在几年前的某一天henrik和数学哥一起去尼森找朋友玩(henrik还发了ins)那天正好碰巧kris也在,kris的朋友认识数学哥,他们几个聊了起来。


henrik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看了一眼kris,开玩笑似的说到“嗨,你看起来像跳舞很棒的样子” kris心想这哥们声音真好听啊,然后摇摇头说“也就一般啦”。 


几个人聊了没多久就分别各回各家了,回去之后kris问朋友要了数学哥的FB,其实他是想要加henrik好友的,但是因为他朋友没有直接认识henrik所以决定通过数学哥下手,然而加了好友后发现数学哥忙着现充其实已经很少上线了,更是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开始聊和要henrik的联系方式....


时间就那么一天天过去,kris也到了伦敦念书,本以为就那么告一段落了....直到去年他看了同校学弟兼朋友的tarjei主演的skam第三季,演tarjei男朋友的人居然是他念念不忘的henrik。


就在几个月前,kris回到了奥斯陆,他约了许久不见的tarjei出来玩,叙旧之余他也向tarjei打听了henrik有关的事。


tarjei或许有点意识到了kris的想法,他没有把henrik的更多事情跟学长说,tarjei跟kris说,henrik有一个女朋友了,kris一瞬间有一点愣住了但是很快恢复原本状态,他认为这很正常,而自己也没有更多别的想法,只是对这个人感到好感,舒服,觉得是想更多的在一起玩也好,交流什么也好就够了。


tarjei最近和kris一起玩的时间变多了,疯玩之余他发现kris似乎对他和henrik拍摄时候的事情挺感兴趣,kris甚至问过tarjei,在拍摄时候有没有一瞬间对henrik来电?tarjei摇摇头说“nei 我们投入里面的时候,我们就是isak和even,而不是tarjei和even,所以不会。”


一个晴朗的日子,和朋友在室外打球,终于休息的tarjei打开手机登陆他的ins小号,打算刷刷朋友趣闻,他看到siv在快拍拍了一些自家餐厅门口附近种的的漂亮的花花草草,看到这些花花草草,还有餐厅,他不自觉的想到了henrik,正在有点走神的时候,kris突然出现在旁边,看了一下手机屏幕,拍了拍tarjei肩膀说“好漂亮的花,这是在哪里?” tarjei说“siv的餐厅门口,她是henrik的妈妈”tarjei把“现在也是我的妈妈”这句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他觉得说出来有点害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kris其实当然知道siv是henrik的妈妈,只是明知故问,kris对tarjei说“听说henrik在这里上班?”tarjei说是的,tarjei突然对kris说“想不想尝尝EB的菜?我们午餐可以去那里” ,kris说好啊,那里的花、环境也很好,我们走吧! 


然而在一旁的痘哥早已看穿一切,心想这俩人既然都给自己找了借口,我就不戳破咯!


于是他们满怀期待到了EB,有碰到刚巧到店里的粉丝,还拍下了这张和siv的合照。



那天,henrik没上班。




(并不全是编的,你猜哪部分是真的)